首页 > 新闻动态
  • 主管单位

    西藏自治区新闻出版广电局

  • 主办单位

    西藏报刊出版中心

  • 编辑出版

    教学考试杂志社

  •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2095-2627

  • 国内统一刊号

    CN 54-1058/G4

  •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高考热点 | 2019年高考考试说明(语文)的变化意味着啥?

发布时间:2019-01-22教学考试杂志社作者:刘小忠

导读:2019年高考语文考试说明中的“Ⅱ.考核目标与要求”“Ⅲ.考试范围与要求”及题型示例部分,相较于2018年均有所变化。


2019年高考语文考试说明中的“Ⅱ.考核目标与要求”“Ⅲ.考试范围与要求”及题型示例部分,相较于2018年均有所变化。

下面,我们来看一看特约教师刘小忠老师的分析,为下一步的复习备考点明方向。

突出关键能力 落实核心素养

——2019年考试说明如何对接语文核心素养

作者 刘小忠

语文核心素养

语文核心素养的学科基础、课程特征、相互关系

素养1:语言建构与运用

语言建构与运用是指学生在丰富的语言实践中,通过主动的积累、梳理和整合,逐步掌握祖国语言文字特点及其运用规律,形成个体言语经验,发展在具体语言情境中共正确有效地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进行交流沟通的能力。

在语文核心素养中,对母语的敏锐感知和有效运用,是最本质的素养。语文高考,无论是知识、阅读还是写作,语言构建和运用能力的训练,值得我们在教学中深入落实,不可有一丝的怠慢与松懈。

比如2018年高考全国卷Ⅰ的21题,这道题并不是简单的图文转换。它不仅让考生关注一个教师个人专业发展规划的几个重要环节,暗含对考生自我定位和规划未来的文化引领,更关注考生所叙述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中包含的反思优化意识。因此可以说这道题侧重考查的是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两种学科核心素养的水平。

与过去的思维流程图略有不同的是,今年的这个流程图增加了用箭头指示的循环结构,即先从上到下,后又回到从最下到最上,这一步很多考生答题时有所忽略。与其他大规模考试相似,高考命题并没有对情境设定进行系统的分类与设计,因而命题时更多依靠命题者的认识和经验。我们必须以具体情境设计为突破口,对命题立意和指向进行适度重构,重视“情境交互”,凭借语感和积累及时调整自己的语言表达,力求使语言表达准确完整、清晰有序。

素养2:思维发展与提升

思维发展与提升是指学生在语文学习过程中,通过语言运用,获得直觉思维、形象思维、逻辑思维、辩证思维和创造思维的发展,以及深刻性、敏捷性、灵活性、批判性和独创性等思维品质的提升。

2018年高考全国Ⅰ的实用类文本阅读题,充分体现了思维发展与提升的学业质量水平五级标准:

1. “在理解语言时,能提取和概括主要信息,能区分事实和观点,分析各部分内容之间的关系,发现观点和材料之间的联系”。第7小题,对于量子科学技术的创新运用,原文有“日本在技术和经验上具有领先优势”,这一观点和事实“在基础科学家研究领域,比如使用人造卫星开展科学实验”日本尚未涉足存在自相矛盾的情况。这是比较容易发现的一个思维漏洞。

2.“能清晰地解释文本中事实、材料与观点、推断之间的关系,分析其推论的合理性,或揭示其可能存在的矛盾、模糊或故意混淆之处等”。第8小题相关信息隐含在材料一的出处《“墨子号”,抢占量子科技创新制高点》中,中国和欧洲都投入巨资从事量子科技的研发与创新,其首要目的是确保国家信息的安全,其次是为了抢占量子科技创新的制高点,比起“抢占市场份额”来要重要得多,这个推论把主要和次要相混淆,考查的实质还是判断不合理,推理缺少逻辑性。

3.“能比较、概括多个文本的信息,发现其内容、观点、情感、材料组织与使用等方面的异同”和水平五“能从多角度、多方面获得信息,有效地筛选信息,比较和分析其异同”都突出比较阅读中的思维考查。第9小题“以上三则材料中,《人民日报》《自然》《读卖新闻》报道的侧重点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请结合材料简要分析”,不仅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较好地落实了对三则非连续文本的思维发展与提升的综合考查。[其他几大核心素养此处略过,本文将刊载于《教学考试》(高考语文2),可关注杂志了解全文。]

考试指导的灵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和国家考试中心颁布的《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大纲的说明》中的样题示例。把握好《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就把握住了整个高考试题的命脉;掌握了语文科“考试说明”中的样题变化,就掌握了语文高考的动态和方向。从以上“考试说明”的诸般变化,可以预计,2019年国家考试中心对“突出关键能力 注重核心素养”这一点的体现还会作适当微调。

5个微调方向预测

2019年高考语文以“必备知识、关键能力、学科素养、核心价值”为考查目标,突出基础性、综合性、应用性、创新性,在试卷结构和赋分方面作适当的调整:古诗文阅读的分值可能回归35分,语言运用题设计会更加灵活,作文题的选料会更加贴近考生生活。重点关注以下五个方面:

微调方向之一:对于“语言的建构与运用”的考查除了在“语言文字运用”模块设题之外,论述类文本阅读的第2题和古诗文阅读的选择题可能也会有所体现。分析论点论据与论证之间的关系或将会以图表的形式出现,既考查思维,也考查语言;古诗鉴赏选择题或将会与古代文化常识合并考查,既考审美鉴赏,也考文化传承。

微调方向之二:作文中会继续加大对思维品质的考查力度。一是深化对逻辑思维、批判性思维的考查,或像全国Ⅱ卷作文“幸存者偏差”引导考生从不同角度认识问题,主动思考,考查学生的逻辑思维、辩证思维和创新思维发展水平;或像上海卷作文试题“被需要”为考生的写作内容提供了丰富的逻辑关系与层次,便于集中考查考生的思维品质和表达水平。二是聚焦审美情趣和审美品位,重视对形象思维能力的考查,像全国I卷的作文题,把回忆过往和展望未来结合起来,借助科技道具“时光瓶”加强对形象思维能力的考查。

微调方向之三:论述类文本阅读把文化理解与传承和思维发展与提升结合起来,要求考生在掌握基本论证结构和手法的基础上,洞悉立论背后的动机与目的,最终进行创造性的思考和判断,如全国卷第2题讨论“原文论证的相关分析”,要求考生基于文本内容,对文本的论证前提、论证手法、论证逻辑和论证内容的关系形成认识。[其他微调方向此处略过,本文将刊载于《教学考试》(高考语文2),可关注杂志了解全文]

2019年高考语文核心素养怎么考?

2019年试卷考点分布将更趋合理,对“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等高中语文学科核心素养的考查更为综合与充分,一题多用、一题多考成为常态。

如2018年的文学类文本阅读,既有对主人公“拔俗的文人气质和职业军人的冷峻”的分析,考查学生的文本解读、信息提取和整合能力,又有对小说叙述方式的考查,属于小说艺术审美的范畴。将实用文本的考点与文学类文本的考点糅合一起,全面考查学生的语文核心素养。

2019年双选题也许会卷土重来,语言文字运用题又会有什么新花样、新面孔?上海卷的“警示句选择”、天津卷的“词云图”、浙江卷的“场景配诗”、北京卷的“名著导读+微写作”,都有可能成为全国卷的“座上客”。变的是形式,不变的是素养,重在创意与落实。[本文将刊载于《教学考试》(高考语文2),以上为部分截取内容,可关注杂志了解全文]

教师简介

刘小忠,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教学考试杂志“优师计划”资深参与教师。从教32年,潜心研究高考语文命题方向与考场作文升格指导,在《语文月刊》《教学考试》等专业杂志上发表相关论文200多篇,连续六年担任中学学科网《高考语文试题(湖南卷与全国Ⅰ卷)精品解析》的特约撰稿人,命制各类高考语文原创模拟试题50余套。


关注二维码了解更多
投稿指南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