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主管单位

    西藏自治区新闻出版局

  • 主办单位

    西藏人民出版社

  • 编辑出版

    教学考试杂志社

  •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2095-2627

  • 国内统一刊号

    CN 54-1058/G4

  •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教师如何做研究?先从研究自己开始吧!

发布时间:2022-11-01教学考试杂志社

  //  

做研究是中小学教师促进自己专业发展的一条重要路径。


教师通过做研究,不仅能解决教育教学中的实际问题,还能对实际问题有超越个人经验的理性思考,从而形成更加缜密、系统的思维和更加深层的反思力;同时,教师可以基于研究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形成研究共同体;最终,使自己的专业能力得到提升。


教师如何做研究呢?不妨先从研究自己开始吧!

教师可以把自己作为研究对象吗?

这个回答是肯定的。


这种研究自我的全新方法被称作“自我研究”。自我研究的宗旨是以明确的方式聚焦并解决教师教育者以及教师在实践中的困境。


教师教育者之所以提出“自我研究”,是由于他们在实践中所遭遇的困境。


◾很多时候,教师教育者进校开展教育教学合作研究,但往往发现项目临近尾声时,教师们明显地如释重负并且表示还是希望依照自己的设计思路来开展教学。


◾很多教师教育研究项目在中小学进行,虽然研究者反复斟酌伦理问题,期望不打扰学校和教师的正常教学秩序,甚至自认为尽心尽力地提供了各种帮助,但撇开官方合作的压力,常常有校长私下抱怨并不欢迎这样的合作研究,因为学校的感觉是研究者基本只是来索取资料,并没有让学校直接受益。显而易见,他们对所谓的合作并不满意。


正是基于这样的两难境地,教师教育者正式提出教师的“自我研究”。作为一种全新的研究方法,它不同于行动研究或叙事探究。行动研究是一种以改进实践为目的的研究,叙事探究以重塑当事人的生命故事为旨趣;而自我研究主要体现为研究者深刻的反思性,但又不同于简单的撰写反思日志。

教师怎样做自我研究?

自我研究者深入探究教师的身份、教学中的困惑、社会文化环境的变迁、自己的教学对学生产生的深远影响等,反思不再是个人的思考,实践不再是单打独斗,其透明性和共同体分享使研究获得多元视角,大大扩展了教师的知识结构以及研究的效度,对于处在职业生涯各个阶段的教师而言,自我研究都具有极大的适切性。


对于大多数一线教师而言,在遭遇教育教学的困境后会感到困顿,通过身边的各种诤友探究共同体,以及初步的研究方法学习,他们往往可以开启一个小小的自我研究,但在做研究的过程中还是会感到缺乏理论架构,难以对自己的教育叙事进一步进行有逻辑、有深意的探究和分析。但究其实,教师自我研究是一种自我赋能,教师最需要的是唤醒和自觉。


研究型教师的特征在于他们扎根在自己的学科和教学现场里,相信真正的教育只能发生在一个个课堂里和一对对师生之间,他们对自上而下的、权威的话语通常持有审慎的态度,坚持批判性反思和自我唤醒,不断创造机遇提高自己的学科知识和教师专业素养,永远保持好奇心和旺盛的创造力,用他们独特的个人魅力真正吸引和影响学生。这种教育工作者的高度自觉和个人最大限度地追求卓越是教师自我研究的真正支撑点。

我适合做自我研究吗?

教师的日常工作是忙碌而有序的,也是充满复杂性和不确定性的,教育教学实践交织在一起,使得教师难得有“闲暇”的心境来审视自我;更常见的情形是:教师在自上而下的培训以及各种学术会议和交流中获取了一些关于学习、关于知识、关于教师的诸多理念及术语,却难以形成自己深入和独立的思考,启动自我研究对于教师来说并非轻而易举。


我们可以通过以下方法来启发自己的思考,尝试厘清自己纷繁芜杂的教育理念与信念,进而探究自己在教学中真实的困惑,寻求独特的身份认同与专业发展路径。


一、 借助隐喻启动自我研究


隐喻是将一个心理领域概念化为另一个心理领域。隐喻可以通过一种“转嫁”的方式,巧妙地将那些缄默的认知或难以通过概念性语言直接表述的理解传达出来,有助于我们对此进行生动形象的概括和更深层次的探索。运用隐喻是探究“自我”这一难题的非常合适的起点和抓手。


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成为了教师,也经过正规的学术训练,获得了正式的资格,但是关于教师、学生、学科等,我们又有多少明确的或隐性的信念,让我们通过以下问题来尝试开启一个属于自己的自我研究,可以自问自答,也可以互相质疑,但这些都基于面对真实自我的勇气。

回答以上问题,可以帮助教师跳出繁杂的日常工作,以陌生化的姿态和更高的角度来审视教师的职业和专业的方方面面,既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困惑,也可以更深地确认真实的内心感受,从而得到开启一个自我研究之旅的原动力。


二、 通过小故事架构研究片段


叙事或者讲故事是自我研究的重要途径。如果说隐喻帮助我们找到专业生活中那些值得记忆的亮点,那么接下来我们就需要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把这些亮点放大、充满。当教师决定开展自我研究,回望自身专业成长经历时,往往不知道从何下手。我们建议,大家可以先讲述若干小故事,形成研究的片段,然后尝试寻找故事与故事之间的联系,建立起故事线。


教师的专业发展离不开“讲故事”,而教师的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也蕴含在教师的叙事之中。教师讲述他们在教育教学中的各种故事,帮助教师理解自我、学生、教学及其错综复杂的关系,并创造属于自我的教育意义。


因此,自我研究的核心特征是共同学习、合作探究的共同体文化,其关键之处是寻找诤友,建立批判协同的探究共同体。诤友团队不同于传统的教研组或其他官方的教研共同体,而是由教师在特定情境中自愿选择的探究共同体,研究主题和设计也由教师自主生发。教师在其中提出教学中习以为常的问题,以自我为核心解答自己的困惑,与诤友合作开展研究并进行多层面的对话,相互质疑,相互帮助,彼此成就。他们不再是被观察者或被试,也不是像旁观者一样的研究者,他们自身就是探究的主体和探究的中心。  


在日常工作中,教师可以充分利用学科教研组、年级组等成熟的教师专业组织,也可以借助大中小学伙伴协作项目与高校教育研究者建立诤友团体。此外,在信息化时代,我们完全可以通过互联网建立跨校、跨地区,甚至跨国的教师共同体。

作者介绍

  //  

魏 戈  北京大学教育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儿童与教师教育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教师教育、课程与教学研究。现任美国教育研究协会(AERA)教师教育组评审专家,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兼职研究员。荣获全国教育实证研究优秀成果奖、北京市优秀人才青年骨干个人。

内容来源 | 大夏书系。摘自《成为研究型教师的8个锦囊》,收录时略有改动

版权说明 | 以上内容,贵在分享。版权归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若侵删


关注二维码了解更多
投稿指南 广告合作